官网吉林快3下载安装
樂樂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小說庫 > 言情 > 女相師
女相師凌沐妍言恒小說在線閱讀 女相師最新章節

女相師Jassica

主角:凌沐妍言恒
主角是凌沐妍言恒的小說是《女相師》,是作者Jassica創作的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凌沐妍不過想變賣傳家寶好為娘親換藥錢,誰能想到傳家寶里跳出一個清俊男子來,自稱是凌家幾代供奉的神仙,于是兩人借用相術踏上了混吃混喝的美好生活。...
狀態:已完結 時間:2020-02-16 09:52:30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凌沐妍看著言恒抬著小小的下巴,一副大爺只是教訓不順眼的人并不是幫她的小模樣,她又覺得手癢癢的了。

還沒等她說什么,管家便停下腳步,冷聲交代道:“你在這等著,我這就去請城主出來。”

管家還沒進去,就見一個頭戴玉冠的年輕男子走了進來,身后跟著兩個美貌的婢女。

見到來人,管家剛才冷硬又看不起人的老臉頓時笑得像是一朵花兒,連連低頭哈腰道:“城主大人,小的正要帶撕掉告示的人前來拜見。”

“這位姑娘就是凌大老爺的獨生女吧?數年不見,沒想到姑娘已經這般大了,上茶。”城主倒沒像管家那般擺架子,客氣地請凌沐妍上座。

等城主在上首落座后,凌沐妍才帶著小言恒在下首坐下。

城主雖然奇怪凌沐妍隔著一個位子落座,不過是個年輕姑娘家,避諱些也是應該的。

凌沐妍觀察著城主的五官,倒是疑惑這城主未免太年輕了一些,瞧著像是剛過弱冠之年沒多久,怎么就做城主了呢?

見她臉色有些疑惑,言恒直接答道:“你看看他的額頭平滑泛光,鼻梁卻不高,雙唇也不夠厚,應該是剛當上城主沒多久。之前的老城主應該年紀不輕了,這才讓兒子坐上城主的位子也無可厚非。”

城主是世襲的,老城主讓位,自然就叫年輕的城主上去了。

凌沐妍只看了幾眼就垂下頭,免得直愣愣盯著城主讓對方不痛快了。

城主察覺到她的目光倒也不惱,反而笑道:“不愧是凌家人,習慣都是一樣的。當初凌大老爺到府里做客,第一回見面也是仔細打量了我這張臉。就不知道凌姑娘看完了,得出的想法是不是跟凌大老爺一樣?”

他有意賣了個關子,似是對相術十分感興趣。

凌沐妍只略懂皮毛,自然是不敢說跟凌大老爺一樣有一雙利眼:“民女年紀小,爹爹失蹤多年,只看著他留下的手札學習,只怕說不出什么來。”

“無妨,說上兩句來聽聽,我只是好奇罷了。”

城主大大方方坐在上首,示意凌沐妍多看兩眼再說。

凌沐妍有些為難,一旁的小言恒倒是嗤笑道:“看見什么就說什么,有什么好猶豫的。他這張臉長得不錯,承繼父輩運道,以后也差不到哪里去。只一點,就是眼瞎了,信的多是小人,用的還是小人。”

她眨眨眼,看那位管家就知道,城主年輕,只怕是個耳根軟的,被小人蒙蔽也是情有可原。

仔細又看了一眼,城主的面相正如小言恒說的一樣,但是凌沐妍還不能完全照搬,直言城主眼瞎,便婉轉道:“城主祖輩品德高尚,身上福德甚多,只是需要小心身邊人。”

聞言,城主不由一愣,然后撫掌一笑:“果真是凌家人,凌姑娘最后這話跟凌大老爺幾乎一模一樣。”

說完,他臉上的笑容就消失得一干二凈道:“只可惜之前凌大老爺說的,卻是我爹。”

言下之意,凌家是不是就只會這么兩句話來忽悠人,壓根就不精通相術,平日不過忽悠人而已?

凌沐妍一愣,看著身旁言恒沉靜的小臉,難得沒有驚慌。

小言恒懶洋洋地瞥了她一眼,好笑道:“這城主跟他爹一個德性,就是不愿意把別人的話聽進去。這氣運不如以前,他爹怕是被小人坑了好幾把,跟聽不懂人話的有什么好說的?”

他打了個哈欠,要不是為了陪凌沐妍,這會兒早就在黑珠子里繼續睡覺養精蓄銳了,哪里還要干坐在這里聽這個勞什子城主說什么胡話?

凌沐妍聽了這話險些笑了,聽不懂人話,這句話還真夠損的。

不過被言恒打岔,她倒是沒有之前那么緊張了。

城主見她臉上居然還面帶笑意,絲毫沒有被戳穿后的尷尬和窘迫,倒是起了幾分興致:“凌姑娘怎么笑了,我剛才說的話有什么不對嗎?”

“回城主,當初爹爹跟老城主說這話的時候,民女卻是不在的。爹爹回家后從來不說外頭的事,尤其相術之言更是彼此知道罷了,民女又如何會知曉?如今得知民女說的跟爹爹一樣,倒是心里高興得很。”

對凌沐妍的話,城主不由挑眉問道:“高興?有什么值得高興的?”

“可見爹爹當年說了這批語,老城主跟城主一樣沒怎么當一回事,更沒有聽進去。想來城主說丟了心愛之物,就跟這小人有關系了。能幫城主找到丟失的東西,民女難道不該高興嗎?”

凌沐妍如此夸下海口,城主不由有些驚訝,一旁的管家卻沒那么好糊弄,嗤笑道:“凌姑娘這話未免說得太滿了一些,要是沒把東西找回來,豈不是打自己的臉面,還墜了凌家的名聲?”

她瞥了管家一眼,不悅道:“城主還沒說什么,管家倒是懂得越俎代庖,難不成平日也是如此?”

管家連忙撇清關系:“凌姑娘胡說什么,城主是主子,自然是他說了算。”

“哦,”凌沐妍不過隨口一問,管家就忙不迭地開脫,看著就像是心虛,估計心里有鬼,于是含糊應了一聲就低頭喝茶。

城主瞥了管家一眼,目光里滲著涼意,叫管家渾身冰冷,頓時把嘴巴閉緊不敢再開口,心里對凌沐妍簡直恨之入骨。

“你下去吧,這里不用你伺候了。”

被城主打發走,管家也只能恭敬地應了,趁著城主不注意還狠狠瞪了凌沐妍一眼。

凌沐妍笑笑,這個管家雖然狗眼看人低,心思倒是好猜,幾乎都寫在臉上了。

這樣的小人倒是好對付,最怕那些表面上的正人君子,卻是一肚子的陰險算計。

“當年凌大老爺留下批語給我爹,我爹雖說沒完全相信,卻也記下了。隔一段時日就把身邊人換掉,就連枕邊人也不例外。除了嫡母,侍妾隔一陣就換一茬,更別提是侍衛,甚至是院子里灑掃的婆子也不例外。”

換掉伺候的人倒是不難,發賣出去再買一批回來就是了。

只是枕邊人換得太頻密,要是傳出去,倒是對老城主的名聲有礙。不知情的還以為他沉迷女色,這才把小妾換了又換。

正因為枕邊人換得太勤快,老城主對誰都不上心,涼薄得很。

偏偏他的生母對老城主一往情深,當年也是京中的大家閨秀,卻因為一面之緣鐵了心嫁過來的。

只可惜老城主自從聽了凌大老爺的話之后對誰都不敢太接近,生怕被小人所害,自然而然就遠著生母。

久而久之,生母抑郁而病,沒撐幾年就去了。

如果不是凌大老爺的話,老城主未必會變成這樣,生母也不會早早而亡。

只可惜等他大了,有能耐使得動府里那些人的時候,凌大老爺卻失蹤了,再也沒回來。

誰也不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,城主正遺憾不能找凌大老爺算賬,凌沐妍倒是送上門來。

城主對一個瘦巴巴的小丫頭也無心為難,誰知道她又說出跟凌大老爺一樣的話來?

想起以往的事,他頓時不痛快了,刁難道:“丟的究竟是什么,難道凌姑娘從我的面相里也能瞧出一二來?”

凌沐妍正要搖頭,就見小言恒忽然開口道:“留意他的左手,指頭有個很淺的印記,應該曾經有一枚扳指在,如今卻沒了。”

足以留下印子來,足見城主是一直都戴著的,必然是隨身帶著從未輕易取下來。

如今卻沒了,只怕丟的就是這東西。

她眨眼間就明白了言恒的未盡之意,盯著城主的指頭道:“城主丟的可是這上面的物件?”

城主挑眉,沒料到凌沐妍居然這么快就猜出來了:“凌姑娘倒是好眼力,一下子就瞧出來了,那么可否能看出來,此物到底在哪里?”

“告訴他,暫時還看不出來,需要在城主府里住上幾天。”

小言恒再次開口,凌沐妍二話不說就復述了他的話。

城主沉吟片刻,點頭允了:“也好,凌姑娘就暫且住在前院。后院沒有妻妾在,只得讓我的奶嬤嬤陪著姑娘了。”

“有勞了,”凌沐妍想到在城主府住下,卻沒能告知凌母,她夜里沒看見自己回來指不定有多擔心,又道:“城主可否派人去凌府上告知一聲,免得家母擔憂?”

“應該的,”城主只得凌母深居簡出,府里聽說連個伺候的丫鬟婆子都沒有,索性道:“凌姑娘暫時不能歸家,我這就讓奶嬤嬤挑幾個機靈的丫鬟去府上照顧凌夫人幾天。”

“這怎么好讓城主費心,”凌沐妍原本也擔心凌母一個人在家,又不能起身,吃喝不說,就是更衣都不方便。

倒是城主十分上道,揮揮手道:“凌姑娘幫我找回失物,我只是送幾個丫鬟去伺候一二,倒是我占了便宜,凌姑娘就不要多推脫了。”

凌沐妍道了謝,就有一個慈眉善目的嬤嬤過來引著她去前院,笑著介紹道:“院子平日有丫鬟收拾著還能住人,若是姑娘缺什么只管跟老奴說便是。”

小說《女相師》 第四章 留宿 試讀結束。

最新小說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官网吉林快3下载安装
000039股票分析 上海唯信网股票配资 贵阳麻将技巧十句口 浙江十一选五基本走 全职炒股两年了的感受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版 德国甲组联赛 财牛汇配资 江苏11选5前三每 000024股票行情